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if线: 24、你的宝宝

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.tz-1.com甜在心小说网提供的收藏榜小说 —《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if线》 24、你的宝宝(第1/4页)

    虽然张珏自己没把那块分站的铜牌当回事,和他妈妈做汇报时也暗暗嫌弃那块牌子的颜色不是金色,但这块牌子其实还算有点份量。
    一块铜牌,证明了张珏不仅不是内战之王,还是外战高手,往年国家队也不是没派过优秀的小运动员去国外比赛,暗地里给他们争取第二站的机会,但真抓住这个机会的,至今为止也就张珏一个。
    有这块牌子在,起码在h省队,张珏是一哥。
    发觉自己在省队的津贴又变多的张珏既喜悦又纳闷:这个队内地位的提升速度太快太轻松了点?
    鹿教练:傻小子,你怕不是不知道我国的单人滑之前扑到什么境界,后继无人的情况又有多严重。
    设身处地的替孙千想想,身为花滑国家队的总教练,最被期待的双人滑只有关临和黄莺这一对独苗接班,女单只有一个天赋不出色,世界排名连前二十都勉强、还一身伤病的米圆圆撑着,男单之前冒头的好苗子金子瑄是内战之王,冰舞完全没有存在感。
    嘶——难怪老孙的发际线一年比一年高,这也太愁人了。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张珏的出现就像是一根小小的救命稻草,看起来不粗壮,但大家都没得选,只能紧紧抓住他,希望这小孩长大后,能接沈流的班把男单这个项目撑起来。
    张珏不知道鹿教练想了那么多,只是耸肩:“算了,教练,我们来练跳跃吧,我算是明白了,竞技运动以技术为王,我表演再好,没有更高难度的跳跃撑着,就得被其他人压住。”
    他输给伊利亚和寺冈隼人的时候没有再不甘心到哭出来,但那只是他开始逐渐习惯赛场,并学会接受失败,却不代表他接受失败。
    张珏可好胜了,他喜不喜欢花滑是一回事,但不管干哪一行,他都会想拿第一名。
    用张俊宝的话说就是:“我的外甥如果要干一件事,就要干到最好,如果他说要打扫卫生,就会把家里打扫到地板光洁的可以坐着吃饭。”
    这种性格放在竞技运动,搭配张珏的身体素质,简直就是天赐。
    不知何时已经瘦出腹肌的奔七老人鹿教练踩着双冰鞋,亲自提着吊杆,带张珏适应跳3a时的跳跃高度。
    这对一个老人来说是有点风险的做法,毕竟张珏在冰上摔几下无所谓,鹿教练摔一跤却可能出大事,但他还是觉得得自己上,1对1的盯着这个天赋过于出色、性格也过于调皮的小崽子。
    他呵斥道:“起跳的时候要收紧身体!延迟转体是你完全掌握一个跳跃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